王卫PK王兴,还需要个大众点评

“丰食这个产品确实不是外界传的战略性产品,我们也没有叫板美团、饿了么的想法。”对于外界突然而至的关注,顺丰同城内部人士觉得出乎意料。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尽管多位顺...


  “丰食这个产品确实不是外界传的战略性产品,我们也没有叫板美团、饿了么的想法。”对于外界突然而至的关注,顺丰同城内部人士觉得出乎意料。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尽管多位顺丰内部人士告诉虎嗅,丰食不对个人消费者(C端用户)开放,但笔者仍然在丰食里成功下了单。

  团餐配送和一般外卖配送的不一样还在于,团餐的餐品数量较多,一般二轮车装载不了,需要三轮或者四轮定点配送和搬运。其次,团餐需要企业统一订购,因此有付费、核销、开发票上的结算要求,这些都需要有专门与企业对接的系统。

  不合时宜的一夜爆红

  丰食作为重点项目资源与能力结合的延展产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现阶段,顺丰同城业务避开丰巢给顺风系产品带来的影响,为新产品的正常展开创造条件是极为必要的。

  不久后,虎嗅发起退款,并与商家联系告知退款需求,但因商家未在系统规定的时限内(一个半小时左右)处理,退款申请被关闭。

  笔者在5月11日下午16:00左右下单,系统自动将订单的配送时间定为18:00-18:30。笔者点了两份套餐,页面显示的价格略高于平时外卖的套餐价格,但从图片上看,菜的分量和包装精致度也高于外卖。对于是否接受个人订餐,商家称能下单应该就能送。

  虎嗅联系商家,但商家发现退款通道已经关闭,也不知如何处理。也就是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果商家未做出处理,就被系统默认为拒绝退款。即使用户没收到餐,申请退款的通道被关闭,用户和商户都无法操作。

  而一天前,点击页面最底部的“外卖”栏目,进入依次排列的商户店铺,就能看到“满60元起送”“满100元起送”的消费配送门槛。现在只剩下页面提示“您还未认证企业用户,请认证”。

  顺丰一站握有优质商户资源,同城快送恰好拥有同样对质量要求高的配送运力,这也是为什么丰食在顺丰一站体系下。

  “丰食就算是作为一个新孵化的产品,也要先通过内部使用。现在团队也就十来个人,没有注入太多的资源,也没有想过对C端开放。 ”不管是顺丰集团层面还是具体到顺丰同城,都在试图将丰食从舆论关口中移出。

  作者 | 李玲

  如果说退款时间设置是系统Bug,那么这些消费满多少起送的设置,无疑可以看作是对C端开放的证据。尽管这些数字使得丰食的点餐门槛高于一般个人用户的外卖产品,但两人、群体组团订餐很容易超过60元。

  丰食目前推出的消费瓜分500万活动,说明已经向用户端(B端)开放且正在拉新。并且,丰食拥有了独立于顺丰同城急送的小程序(LOGO也略有不同),用户可以通过独立平台进行消费,说明该产品并非是依附于同城急送的内部试验。

  原标题:王卫PK王兴,还需要个大众点评 来源:虎嗅

  近日,媒体报道称,顺丰上线了一个针对B端用户的团餐产品“丰食”。消息一经发布收获众多关注,业内更是将此举解释为顺丰试图进入外卖领域,迎战美团。5月11日晚,顺丰集团层面回应——送外卖是内部推行,并没有对外开放。

责任编辑:张海营

  原本通过“外卖下单”或点击“入驻大牌”下的餐饮品牌便可直接跳入商户外卖菜品页面,现在非认证企业用户,在整个页面的点击都几乎变得无效。

  没有在萌芽阶段被发现,反而因“同袍兄弟”的舆论被曝光然后被讨论。顺丰丰食想要变成“小透明”的心情迫不及待。

  抛开顺丰光环去讨论丰食,团餐配送本质是同城预约配送产品,与同城急送的衔接可谓是顺畅且自然。顺丰同城急送本身拥有的优质配送运力资源,加上其对接的对配送时效、服务品质有一定要求的用户,两个要素恰好能够满足团餐配送的需要。

  上述人士称,丰食目前的餐饮商户资源并不多,小程序也有一些bug没解决,一些产品上的设置还没有达到完善的地步。因此现阶段还没有对外宣传,只是在内部进行孵化应用。

  最重要的是,团餐的商家准入门槛高,安全要求也高,毕竟点个外卖拉肚子就吃吃药,团餐出问题就是一群人,会成为安全事故。

  团餐本身需要的商家标准高、配送的服务要求多,够得上优质餐饮资源成为第一门槛。疫情期间,美团这样的外卖巨头平台也联合餐饮企业推出了团餐。尽管丰食背后有数百家优质餐饮商户,但美团数百万家商户中,连锁、高端餐饮商户少说也有数十万家,这样一比较,丰食的团餐想与美团同台竞争,还需要个大众点评。

  这和官方丰食现阶段只接受内部订单的说法一样,与事实并不完全相符。

  丰食此次将非企业用户全部拒之门外,更大程度上是在规避舆论关注的风险,让丰食能够自然生长。

  此次突然爆红,顺丰同城内部人士告诉虎嗅,丰食上线很久了,本来是疫情期间为解决各地员工吃饭问题开发的小程序,仅作为为员工提供便利的内部使用产品,不是外界所传的上升到顺丰集团战略层面的业务。

  但虎嗅在5月11日成功以个人身份在丰食下单,还体验了一把退款。

  事实上,丰食在2020年3月就已上线,顺丰内部也是在这一时间开始使用。可以佐证这一事实的是,早在三月,知乎上有人提问“‘丰食’小程序有用过的吗?怎么样?”,底下最早的答案,是一位用户在3月20日的回答。

  另外,这样的餐饮企业一般都是连锁品牌或者是高端餐饮品牌,其对外卖配送服务的用户服务度要求也很高。配送距离的限制低,配送工具更专业,配送时间的把控也相对严格,且对准时的要求高于快速。

  虎嗅了解到,丰食是顺丰同城旗下顺丰一站的产品,使用顺丰同城急送的配送运力。顺丰一站是顺丰为商家提供SAAS系统的服务平台,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零售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可以帮助商家一键开店,分析物流、仓储运营数据并给出提高效率的方案等。

  顺丰同城配送诸多涵盖内容中的一份子与美团的核心领域重合,可这并不代表二者业务上有重合。美团的餐饮配送大多为即时配送,讲求速度。顺丰同城急送接入的企业,多为对配送品质有要求的商户,一般是预约配送需求。

  顺丰此前有过诸多失败的尝试,加上现阶段顺风系掌门人王卫的两个“孩子”之一的丰巢,正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几乎是一边倒地被用户讨伐。这种负面舆论的关注转移至顺丰同城的新尝试,对丰食的正常发展来说不是好事情。

  非战略也难掩重要

  比如,海底捞自疫情期间开放的外送业务,其会选择顺丰同城这样的第三方配送,能够保证时效和配送产品的质量。且如果餐饮品牌本身服务质量高,也会选择有同等服务水平的配送平台。

  这一定程度上映证了上述人士所说的,丰食这个产品目前还存有一些设置问题和Bug。5月12日,经过和相关员工沟通,笔者的退款已原路退回。但丰食的页面设置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

  从商业关系看,顺丰同城急送已经在2019年10月成为独立的公司,品牌与业务都与顺丰独立开来。但一个尤为重要的点是,顺丰一站是顺丰同城急送的重点发展项目,其直接关联着顺丰的优质本地商家资源。

  抛开不断尝试新业务是互联网公司保持生命力和扩张的必要这个原因,任何新产品初始阶段被赋予太高的期望,不可控的结果都会让公司信誉受损。

  相比外卖领域的巨头美团,其本身是本地生活服务商,外卖是核心业务之一,配送骑手也主要是面对餐饮外卖市场。顺丰同城急送是第三方配送的服务商,其配送范围包括餐食、生鲜、商超、蛋糕、医药、服装等全场景,本身并不提供本地生活的信息撮合服务。

  这些都可以是丰食的优势。可优势多不代表没敌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