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弘集团科创板申报前夕 陷核心技术侵权争议

而就在汉弘集团接受上市辅导后不久,2020年1月,润天智向深圳证监局举报汉弘集团存在违法行为和重大侵权行为。 最新消息显示,润天智已就上述一审裁定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程序...


而就在汉弘集团接受上市辅导后不久,2020年1月,润天智向深圳证监局举报汉弘集团存在违法行为和重大侵权行为。

最新消息显示,润天智已就上述一审裁定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程序正在进行中。润天智和汉弘集团均未向记者透露二审最新进展。

(原标题:汉弘集团科创板申报前夕 陷核心技术侵权争议)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汉弘集团发起上市申请的前夕,公司对上述二人的职务做了调整:2020年1月,赵义发由研发总监变更为汉弘集团员工持股平台弘博智能总经理,李晓刚2018年9月起任汉弘集团监事,但2019年11月起不再担任此职务。

近日,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汉弘集团”)科创板发行上市申请获上交所受理。科创板申报阵营迎来了首家工业数字印刷公司。

截至发稿,汉弘集团科创板项目申请为“已受理”状态,还未经上交所问询。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上述诉讼和疫情对公司的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汉弘集团是以数字喷墨打印技术为核心的工业数字印刷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产品应用涵盖广告、家装、成衣、纺织、包装、书刊、标签、印刷电路板以及3C电子等行业。

而就在上市前夕,正是竞争对手润天智,发起了一场针对汉弘集团的侵权诉讼。

从行业地位来看,润天智和汉弘集团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在国内,汉弘集团将新三板企业深圳润天智作为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对比,招股书显示,二者资产规模相当,2018年,汉弘集团营收规模约为润天智1.6倍。

2017-2019年,汉弘集团来自境外市场的主营收入分别为1.97亿元、2.86亿元和4.90亿元,营收贡献比分别达到40.68%、47.04%和55.70%。其中,公司对美国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4.56%、17.92%和13.44%。

针对此案,4月27日,汉弘集团董秘办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从诉讼流程看,对手是为了影响公司发展提起的诉讼。”

一种商业竞争手段?

2010年7月,二人入职汉弘后不久,润天智称,新设两个月的汉拓公司(汉弘集团子公司)生产的HT2512uv平板数字喷墨机与其公司的PP2512UV平板喷绘机在诸多结构、功能几乎一致。

-->

这场纠纷由来已久。

汉弘集团董秘办人士对记者解释称,“此举系正常人事调整。”不过,也有投行人士分析,或是公司为了避免诉讼对上市计划造成影响,所以在遭到起诉后对两人职务进行了调整。

目前,国内上市公司中没有专门从事喷墨印刷设备生产的企业。新三板挂牌公司润天智主要从事数字喷墨印刷设备及相关耗材研发、生产及销售,与汉弘集团业务最为接近。

关于此次诉讼,汉弘集团亦有所披露。不过,招股书显示,2019年12月,该诉讼已被驳回。

再迎疫情挑战

与此同时,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目前全球多数国家和地区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和冲击。

汉弘集团董秘办人士对记者表示,“疫情对各行各业都有或多或少影响,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疫情影响到底如何,如有需要后续会补充数据。”

历经长达数年的调查后,2019年1月,润天智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赵义发、李晓刚侵犯商业秘密。

汉弘集团表示,这些竞争对手在品牌、资金、技术、市场渠道以及其他资源方面各具优势,公司面临较大海外市场拓展压力;同时,海外市场的政治、经济、贸易政策等若发生较大变化或经济形势恶化,或者相关国家或地区与我国发生贸易争端等情况,可能对公司的出口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记者获悉的材料显示,润天智的举报信指向汉弘集团两位关联人员,一位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赵义发,一位是曾任监事的李晓刚。润天智称,二人入职汉弘之前,均系其公司员工,掌握设备的核心技术秘密,并且二人在职期间与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明确约定了商业秘密的范围及禁止性条款。

在诉讼纠纷之外,作为一家近半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的外向型企业,汉弘集团也将在新的一年迎接疫情等挑战。

一方面,疫情若持续蔓延,可能造成终端消费需求疲软,经产业链传导后,导致公司无法获取新的订单或者客户取消履行既有订单;另一方面,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和解决的情况下,公司下游客户的经营情况可能出现恶化,造成公司应收款项回款困难,公司的流动资金将受到较大影响。

而在法律界人士看来,润天智的胜诉几率微乎其微。“侵犯商业秘密罪是公诉案件,从其诉讼流程看,公安局受理立案以后并没有走到向法院提起公诉的阶段,可见其刑事控告已经被公安局或者检察院撤销,其后公司才去法院自行提出刑事起诉,但一审还被驳回。虽又提起上诉,后续胜诉的概率非常小。” 一位上海的资深律师表示。

汉弘集团坦言,因隔离措施、交通管制等防疫管控措施的影响,公司的采购、生产和销售等环节在短期内均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若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继续蔓延且持续较长时间,则将对全球喷墨印刷产业链造成全面冲击,从而对公司的经营带来较大的不利影响。

法院裁定,由于润天智涉案源代码系自行委托第三方提取,提取过程中未在侦查机关及相应技术监控下进行,且润天智源代码部分文件的修改时间与公安机关委托的鉴定机构对涉案源代码进行同一性鉴定的时间重合,存在不合理情形,因此法院认为该起诉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据招股书,汉弘集团产品已出口至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司。公司在国外市场的竞争对手主要为惠普、佳能、EFI、康丽等国际知名企业。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诉讼双方,试图还原这场纠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