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资产段国圣:技术性衰退可能会带来买入机会

作为以市值为基础的企业年金,用资产配置这个词不是很恰当,用战术型的配置更合适,比如今年做股票还是做债券,中间的比例怎样做调整,我们都有自己的判断。在去年的行情里面...


作为以市值为基础的企业年金,用资产配置这个词不是很恰当,用战术型的配置更合适,比如今年做股票还是做债券,中间的比例怎样做调整,我们都有自己的判断。在去年的行情里面,除权益、固收外,还有一些成本型的资产,比如说存款、非标,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这是在特定的环境下的。举个例子,如投资组合中有一部分资产在适当的时候取得一些好的稳定收益,那么会对组合中的权益投资或者固收投资能够起到压舱石的作用,所以我们也很注重这一类的资产配置。同时我们也注意投资机会的把握,比如说去年科创板打新,我们是做的很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经济观察报:这些年泰康资产在年金方面取得了比较好的业绩并得到客户的认可,你觉得原因有哪些?

假定没有全球大萧条,中国经济今年被砸出一个坑,全球疫情对二三季度的国内经济影响是最大的,对第四季度大概率没有太大影响,所以今年四季度或者是明年可能就恢复了,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我对A股市场并不悲观,对债券市场并不乐观。但是如果进入全球大萧条,那债券市场还可以做好一阵子。

第三,重视积累,在战略上把退休金看成是一个重要的行业。如果泰康把保险能够做好,然后再把退休金做好,那么我们在中国资产管理市场里一定是一家排名靠前的资产管理机构。未来什么样的资产管理机构能在养老金领域做大呢,一句话是有长期稳定业绩。长期稳定的投资回报是核心竞争力,也意味着在这一部分长钱中有自己的市场地位。

第二点,泰康资产本身是走专业化的道路。我们管理的企业年金、其他第三方的资金以及泰康集团内部委托给我们的资金,这些年的投资业绩都是比较好的,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坚持走专业化的道路。在专业化的基础上,我们慢慢形成了一套投资体系,无论是权益、固收,还是另类投资,都形成了一整套的分析框架,这套分析框架被市场证明是有效的。

2020年4月,人社部公布《2019年企业年金数据一览表》,泰康资产以2855.63亿元蝉联企业年金规模首位,而同样截至2019年底,泰康资产退休金管理规模超过3800亿元。

2019年,中国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人均GDP迈上1万美元的新台阶;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进入新阶段,并试行注册制的科创板问世,债券市场在震荡中违约主体和违约金额再创新高,监管机构出台违约债券处理的相关机制;而在段国圣所熟悉的资产管理领域,亦呈现新的气象:资产管理业经历调整阵痛后重拾增势,银行理财子公司相继成立,权益类基金迎来发展契机,职业年金启动市场化投资。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段国圣所掌舵的泰康资产管理规模达到了17000亿元。管理退休金规模增长1000亿元,管理企业年金规模增长600亿元。

经济观察报:2019年泰康单一计划的含权组合收益率9.77%,固收的投资组合是是5.95%,这样的成绩单背后,资产配置怎样的作用?

段国圣:我们看到(这些政策)以后还是比较受鼓舞的,最大的一点就是允许我们面向合格的个人投资者去发售产品,这使得我们可以和其他的资产管理机构站在同一个平台上。我认为在中国做资产管理主要有三个领域:退休金领域、高净值客户和商业银行。三个领域只做好一件事就可以了,如果能在退休金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或在个人财富特别是高净值客户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就会成为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重要的参与者。此外,如果商业银行愿意把钱委托给你,只要有不少的商业银行,一定可以成为中国资产管理市场最大的投资者。

当疫情过去了以后市场可能会出现通胀,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量化宽松,短期不会产生通胀,但是一旦恢复了生产,那么多钱在市场里面会导致通胀;第二个是这次疫情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包括美国的反全球化的思潮。原来出现通缩或者低利率的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大量生产,美国大量消费,所谓的全球化是一个企业把自己的生产要素在全球进行配置,生产效率得到提高,但也导致了全球利率的下降。一旦这种全球化逆转,会使全球的成本推升。

年金管理的均衡术

(原标题:泰康资产总经理段国圣:技术性衰退可能会带来买入机会)

大萧条会来吗?

“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我几乎天天都在开会,听各种研究报告,有时候一天花七八个小时听三四个报告”,尽管如此,和其他市场参与者一样,面对变化,段国圣仍然很难得出准确的预测。

|访谈|

收益稳定是泰康资产形成的鲜明风格。在段国圣看来,企业年金在中国是比较分散并且碎片化的,泰康资产这些年在实行标准化和集约化方面有一些安排,对投资业绩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泰康资产坚持的是均衡投资理念。“做投资人首先必须有投资理念,我们并不去做一些炒作等等这样的事情。但是市场在不同的时间产生不同的风格,如果投资风格单一是不可能取得稳定的投资收益的。但是如果你形成一个均衡的理念,就有各种各样的投资风格,比如说投资经理呈现多元化的风格,有价值投资也有其他一些风格投资,对市场的适应度会大大的提高。”

2020年,新冠疫情突然爆发,席卷世界。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市场都陷入史无前例的震荡中。确诊病例数字增长的同时,世界的政治经济环境发生剧烈的变化,未来究竟会怎样,成为萦绕在人们心头的问号。面对波涛汹涌的环境变化,段国圣有着自己独到的思考。

段国圣认为,如果不是全球性的大萧条,而是技术性的衰退,那对于股票市场来说,比如说优质的股票,是一个买入机会,而对于债券市场来说,低利率可能不会维持长久,疫情难以改变利率的长期趋势。

利率是由技术、储蓄、投资和整个社会的企业回报等因素所决定的,所以技术性衰退并不改变长期利率的趋势。我并不认为,这个疫情过去后,能够改变利率的长期趋势。我觉得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经济还会保持快速增长,如果是全球恢复,中国经济增长按照以前的轨道,未来七八年应该还能维持四五个百分点以上的实际经济增速,国内利率就难以非常低。我并不认为中国会像日本一样往零利率的方向走,美国的零利率也是短期的结果。

段国圣:首先,泰康资产具有良好的治理结构,我们是泰康集团全资控股,股东非常稳定,泰康保险集团陈东升董事长也信任公司的管理团队,使得资产公司的管理团队也非常稳定,我已经到泰康工作19年了。

经济观察报:2020年开年以来,无论是国内国际的资本市场都进入跌宕起伏的阶段,如何看待目前投资环境的变化?随着各国央行政策的密集推出,利率不断走低,如何看待权益资产的投资价值,特别是A股和港股市场?

有人说,新冠疫情是百年以来对人类最大的一次威胁,堪比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面对更大的传染力度,人口更大的流动性,高度全球化背景下,新冠疫情冲击会有多大,可能并不是一个容易预测的结果。“但对于职业投资者来说,一个事实急需明确,这是一次性的冲击,还是会导致长期的经济大萧条?这个问题回答清楚了,所有问题都清楚了”,在段国圣看来,疫情持续的时间、持续的面积以及会不会反复都是未知数,也正因为此,他认为目前所有的策略都是空中楼阁,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对疫情预测的基础上,如果情况发生变化,也意味着投资策略需要调整。

第四,在年金投资管理标准化和集约化方面做出一些安排,大家知道企业年金在中国是比较分散的、比较碎片化的,我们通过探索实行管理标准化和集约化,这对我们投资业绩是有比较大的帮助的。

从2007年拿到年金牌照的,到2008年下半年开启第一笔养老金业务,12年时间里,泰康资产从无到有,一举拿下年金管理市场16%左右的份额,这背后,是长期稳定的投资业绩,亦是其投资管理和资产配置独特的道与术。

如果真的出现全球性大萧条,影响更不容忽视。段国圣称,目前中国基本上从疫情中走出来了,但全球疫情没有有效控制的话,中国的情况亦不乐观:中国经济的外贸依存度较高,出口与全球经济状况密切相关,电子产品等行业的生产加工需要全球供应链的支持,全球疫情不能有效控制,全球经济受到冲击,中国经济难以独善其身。

在个人财富管理领域,我们已经在几个方面着手,第一是制度,第二是销售,产品、系统等方面也在准备。我们争取在5月1号新规实施的时候能有新产品推出来,但并不想一下子搞一个爆款产品,要慢慢积累,欲速则不达。因为毕竟我们的现在的客户基本上都是机构,以前没有做个人的业务,所以我们要去积累一些经验。另外,对个人投资者我们是私募的,由于公募和私募还不太一样,我们要慢慢去摸索用什么样的产品策略、什么样的销售策略、什么样的投资策略,来给客户带来稳定的回报,这是最重要的。

作为17000亿元资产管理航母的掌舵者,已经有20多年投资经验的段国圣先后带领泰康资产开展寿险资金、养老金、投连产品、项目投资、公募基金等资产管理业务。有同行称他投行人行事风格,每天行程满满。

段国圣:现在来看,回答上述问题的核心在两个方面:是一次性的冲击,还是会导致长期的经济大萧条。这个问题回答清楚了,所有问题都清楚了。现在的观察是可能不会引发全球性的大萧条。

段国圣目前的判断是,新冠疫情大概率不会引起全球性大萧条。主要基于三点考量,第一,基于对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观察,认为新冠疫情是可以控制的,这些经济体的疫情控制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就会变小。同时,由于检测技术比较先进,疫情像西班牙大流感一样反复流行的可能性很低;第二,新冠疫情对生产要素的破坏不大。尽管疫情造成人员死亡,但不影响全球劳动力供给,对资本和技术的影响也较为有限,一旦疫情过去的话,生产是可以较快恢复的;第三,各国迅速采取积极的宏观政策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主要中央银行均快速调整货币政策,各国财政政策也精准的实施了有针对性的救助政策。此外,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无论美国还是欧洲,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是修正的。

段国圣:去年含权组合和固收组合都做的不错,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泰康资产在权益投资上是有一些积累的,拥有均衡的投资理念,也积累了不少比较优秀的投资经理。

经济观察报:2020年保险资管产品监管的“一法三则”将正式发布,债权、股权和组合类资管产品将执行新规,保险资管公司也将再次面临发展个人合格投资者的机会,如何应对新的投资时代的到来?

目前,中国居民资产从不动产向金融资产转移、从存款向其他金融资产转移的趋势仍在继续,资产增值、养老储蓄、风险管理等资产管理需求长期存在,面对资产管理市场的蓝海,段国圣有着怎样的思考?

国外可能没有“非典”的经历,所以在遇到这类事情的时候就可能因经验不足举措不当,最后随着疫情的发展受到冲击性影响。冲击性主要是流动性,比如全球流动性的危机。全球流动性危机可以用五个指标来看,包括黄金价值、美元指数、恐慌指数、LIBOR-OIS利差,以及高收益债的利差。目前来看,如果恐慌过去,剩下的就是基本面,基本面包括疫情持续的时间、范围以及是否会反复,所以说我们目前所有的策略都是空中楼阁,都是建立在目前对疫情预测的基础上。

在销售方面,我们销售基本上是两条路,第一条路就是通过与银行特别是私行合作,希望可以成为私人银行很重要配置工具。第二条,希望通过保险的代理人帮我们去做,当然保险代理人要严格的管理,一要绩优,二要对他们进行全面合规性的培训。总体来说,就是走银行高客和保险高客之路。

“我们所有的策略都是空中楼阁,所有的东西都是建立在对疫情预测的基础上,如果情况发生变化,也意味着投资策略需要调整”。4月14日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泰康保险集团执行副总裁、泰康资产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段国圣这样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