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行者”华夏人寿鼓励干部停薪留职创业背后

2019年,华夏人寿实现规模保费收入2678.84亿元,同比增长16.21%;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827.95亿元,同比增长15.5%,仅次于国寿股份、平安人寿、太保寿险排在行业第四位,市场份额6.17%。同...


2019年,华夏人寿实现规模保费收入2678.84亿元,同比增长16.21%;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827.95亿元,同比增长15.5%,仅次于国寿股份、平安人寿、太保寿险排在行业第四位,市场份额6.17%。同样在2019年,保险行业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速为12.17%。

彼时,对于上述举措,同业亦保持了高度关注,华夏人寿“掌舵者”赵子良对此的思考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要“放弃平庸员工”。华夏人寿实行末位淘汰、减员增效已有多年,也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践行“客户利益至上”的核心价值观,才能不断改变、扬弃向前!

在华夏人寿鼓励干部停薪留职自行创业通知传播开来后,市场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直呼就是“变相裁员”,也有人认为,这是疫情当前的“温度举措”。“停薪留职,鼓励创业只不过是一种操作方式,疫情当前,大家都不容易,总体上都在压缩人力资源开支”,一位保险从业人士表示,“只不过很少有公司高举高打。”

就在4月以前,王明的朋友圈主推的产品并不是华夏人寿的明星产品常青树,他推广更多的是两款年金险产品福临门盛世加强版以及金管家年金险(万能型),其中现行收益高达6%是福临门年金险的主要宣传点。

当所有人都在逆风前行,狂奔者亦面临着更大的阻力。有同行感慨,华夏就像一辆高速前进的列车,必须保持超高速的增长才能维持稳定。或者说,规模转型发展不易。

投资综合收益额大幅增长,保费增速规模领先,是什么拖累了华夏人寿的利润?

“一方面是此前短期产品给付支出,另一方面是附加费用的消耗,公司要保持高速增长才能维持业务的稳定性。”也有资深从业人士分析认为,“规模转型可能需要几年,逐渐收缩解决,贵在坚持,不能股市好了,又去‘吸’短期保费”。

作为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践行者兼受益者,华夏人寿曾经依靠高现金价值的万能险等产品成为行业黑马,并打破行业既有竞争格局。但在行业转型大背景下,近几年来华夏人寿的业务结构不断调整,以万能险保费收入为例,华夏人寿万能险占比从最高年份的97%降至2019年底的31%,而在2020年开门红期间,比例有所提升,但不难看出,开门红结束后,华夏主推产品策略已经进行调整。“这种商业模式是不错的尝试,但需要循环注资,同时投资端需要匹配高收益来消化负债端的高成本,很明显达到这些要求挑战不小,”一位保险资深人士表示,近年来华夏人寿的投资收益都是十分理想的,但近两年监管环境及权益市场的变化,投资端收益迎来挑战,而目前股东受限难以增资,股权转让又扑朔迷离,加之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投资难度会加大。在公司既定的低价格产品形式下,只能节约成本降低费用。

而利润之外,华夏人寿一直偏低的偿付能力也令公司承压。截至2019年末,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6.76%和133.37%,中诚信国际表示,考虑公司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张、资本市场和盈利水平的不确定性,公司偿付能力面临较大压力。

有人说2019年是不能再难之年,2020年则可以称之为魔幻。危机面前,缘何发声的总是华夏人寿?这是公司个例还是行业共性?

与此同时,华夏人寿的分保额度也在增加,2019年公司分出保费为135.32亿元,较2018年的21.77亿元大幅增长,而这也意味着利润的外流。

人才机制引关注

其次,公司经营波动加大,部分企业和个人收入减少,还款能力下降,违约率增加,比如,信用保证保险赔付率一季度呈大幅上升趋势。另外,全球资本市场波动加剧,保险投资收益不稳定性增强。

“华夏保险重疾险常青树特惠版上市,减免两年保费,增加住院营养补贴每日500元,最高可赔7.9倍,今日首销,预购从速。”

像往常一样,王明(化名)发了4月23日的第二个朋友圈,而第一个是同样的内容。作为华夏人寿内蒙分公司的一名代理人,王明似乎没有太在意目前媒体舆论对于公司的关注。

翻阅华夏人寿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成本总额1831.83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支出211.58亿元,业务及管理费83.86亿元,退保金支出73.07亿元,赔付支出79.68亿元。

此时,有离开华夏人寿的员工告诉记者,近年来,华夏一直在坚持5%的末尾淘汰机制,只不过是每年一次,而2019年的裁员增效计划似乎也意味着更加激烈的竞争已经上演。以去年政策为例,重点是减员不减薪,不减员的部门会减少部门5%的薪资成本,也就是说不裁员就会被集体降薪,而如果减员了,则意味着剩下的员工被加薪了。

追因华夏速度

悄然间,寿险江湖的座次已然被重写。“老七家”虽然在前进,但部分公司已经被超越。成立于2006年,尚不足15岁的华夏人寿规模保费已跻身寿险行业前三,就在2019年,华夏人寿入围《财富》世界500强,位列第442位。

4月22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谈及了行业面临的现状:当前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内复工复产以及经济社会发展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保险业发展也不例外,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显著增加,业务发展承受巨大的压力。

据了解,一般来说,B类干部主要是处室负责人,A类干部主要是部门负责人。相对而言,华夏保险45周岁以上的更多是A类。

(原标题:“疾行者”华夏人寿鼓励干部停薪留职创业背后)

值得注意的是,中诚信国际的评级报告披露了支出方面的数据:受以前年度销售的中短存续期产品退保影响,公司退保金大幅增加,加之赔付支出、保单红利支出、手续费及佣金等费用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增长,2019年公司发生营业支出1996.99亿元,同比增长9.02%。而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公司2019年实现的保费收入。

在中诚信国际关于华夏人寿2015年第一期资本补充债券跟踪评级信息公告(以下简称:评级报告)中,披露了华夏人寿2019年未经审计的经营情况(注:华夏人寿尚未正式披露2019年度报告)。评级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投资收益249.20亿元,同比下降11.57%。考虑到投资资产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2019年公司综合收益总额为53.46亿元,较2018年的-52.33亿元大幅增长。

偿付能力压力较大

在上述通知在市场中发酵后,华夏人寿快速做出回应。对于上述举动,公司称鼓励干部停薪留职创业,主要出于三点考虑:一是尊重部分同仁自主创业的决定;二是直面市场竞争和人才挖角,三是支持各单位自主经营、化解压力、提升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鼓励停薪留职创业通知引起市场关注的同时,一个赵子良签名的嘉奖令也出现在同业的交流群中。嘉奖令内容显示,2019年华夏久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动管理资产综合收益率达到10.2%,领先主流保险机构。资产配置上,不断增配股票资产,调仓执行坚决,1月加仓,4月减仓,8月加仓,11月加仓,收获全年波段,年度股票收益133亿,综合收益率25.9%。

疫情之下 行业整体承压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人寿的快速增长未获资本支持,华夏人寿自2015年后并未进行过增资,这也给偿付能力带来较大压力。

“在华夏加班是常态,大家都很忙,不然每年高速增长的‘华夏速度’是怎么来的”,一位曾经在华夏工作的从业人员表示,尽管每年华夏有着竞争激烈的奖罚机制,但与保费规模相近的同行业公司相比,华夏内勤的人数并不算多。

在4月22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曾提到一季度以来保险公司业务发展承受巨大压力。首先是保险业务增长承压,疫情导致生产生活骤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保险经营活动受到了制约,业务增长承压。2020年一季度,保险业原保险保费收入是1.67万亿,同比仅增长了2.3%,增幅同比下降了13.6个百分点。其中,财产险增幅同比下降了7.7个百分点,人身险增幅同比下降15.22个百分点。

华夏保险的净利润却因为同比8成的降幅曾引发关注。中诚信国际评级报告显示,在收支两方面作用下,2019年公司实现利润总额-0.49亿元,考虑保险行业所得税新政实施以及2018年所得税在2019年汇算清缴的有利影响后,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3.60亿元,同比大幅下降86.34%。

时隔一年之后,华夏人寿再度因为员工政策再次引起关注。4月20日,华夏人寿一则《关于鼓励管理干部停薪留职自行创业的通知》不胫而走,随之而来的是“变相裁员”还是“有温度举措”的争议。在2019年初,华夏人寿引燃市场的,是一则减编减员控制薪酬的通知。

2019年,受益于资本市场和税收优惠政策,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是利润收获之年,以几家上市险企为例,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单。

一份同业交流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华夏保险万能险的新增收入约为190.91亿元,占同期总保费收入461.02亿元的41.41%

根据公司下发的通知,受疫情影响,2020年公司经营利润压力增加,成本管控难度加大,为优化干部队伍结构,提升资源利用效率,公司鼓励B类及以上干部(尤其是年满45周岁以上的),经批准可选择停薪留职自行创业,期限不超过三年。在这期间,公司代缴社保,并根据职务年限,支持三到六个月标准工资。

2016年至2018年,华夏人寿内含价值从326亿元上升至552亿元。2018年人均产能从2016年的147.6万元,增长至256.1万元。而自2017年起,行业开始走向回归保障的转型之路。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位列前茅的保险公司不同,华夏保险的销售网络尚未覆盖全国,目前设有24家直属分公司。

2019年华夏人寿引燃市场的,是一则减编减员控制薪酬的通知,当年1月下旬,华夏人寿曾下发《关于减编减员控制薪酬的通知》,总公司编制核减21个:核减后,以部门为单位,在2月底之前减员5%……总公司上半年内,将撤销部分工作宽度和深度不足的职能部门和功能处,下半年将择机另行减员5%;分公司2019年度后勤人力成本总量在下达标准内核减5%……”

有接近华夏保险的人士说,停薪留职以分公司职员为多,但也有人士表示,涉及人员主要是总公司。上述人士还称,该政策是基于尊重部分干部自主创业的需求,促进市场化人才机制出台的,公司不会主动裁减员工。同时,为推动公司创新发展和履行稳就业的社会责任,我们将全面启动二季度人才招聘工作。

此外,疫情期间,保险公司各项费用支出将明显上升,成本摊销进一步增加。一位寿险公司管理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疫情期间,除业务收入降低,费用刚性没有减少外,产品责任扩展、对代理人队伍的考核保护(没有业绩发放津贴)、快速开发一些工具的成本以及新筹机构支出增加等都会带来经营压力。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停薪留职的保险公司并非华夏人寿一家,一位工作于一家中小型寿险公司的内勤人员表示,也曾遭遇停薪留职,但目前已经辞职。

相关文章